牛房倉庫 / Ox warehouse

牛房倉庫 Ox warehouse

地址/Address澳門美副將大馬路與提督馬路交界(市政狗房側)

No Cruzamento da Avenida do Coronel Mesquita com a Avenida Almirante Lacerda Macau


開放時間/Opening Hours12:00 ~19:00 (Closed on Tuesdays)
電話/Tel(853)2853 0026 電郵/E-mailoxwarehouse@gmail.com

巴士路線/Bus Route:133X4、577A88A99A1617、232525X2626A28C、3233

2011-10-17


房間—羅婉儀的繪畫裝置與延伸

施援程





    房間羅婉儀的繪畫裝置與延伸
    很小的時候已幻想有一間自已的房間,房裡可以蕩鞦韆玩捉迷藏,還可以紮營。五、六歲來澳門時,一家五口住在馬場木屋區擠在一間房裡,五個人睡在一張床上好多 個晩上,冬天蓋的棉被是從家鄕帶來的,那張被蓋到我上大學還在。孩童們不知比較這回事,居住的房間雖小,可生活的地方好大,由街頭走到街尾,由馬場到靑 洲,再入筷子基已迷了路。
    婉儀最初沒有把展覽名定下,我只知道那是關於女書的題材,後來她說叫房間,我不以為然,是多麼普 通的名稱,房間由場刋開始,起初封面是相片,我建議留多些空間,因為房間應該有很多白位,她寫白的空間。萬物由一點開始起。點連點,成線。直線、垂 直的線、橫豎的線、彎曲的線。線連線連線,形成。三角形四方形多邊幾何不規則形。由點而線而面。空間世界,顏色在其中遊走。顏色,來自大自然,紅黃藍白 黑。如此,色塊區分空間,也組成空間。有色則為實,無色所謂空(白/間)即是虛。世界虛實空間的定位定義,簡單不過的在一條一條的線,和一塊一塊的色。
    婉 儀的房間就是由細細碎碎,囈囈私語的組成,一眼看不清看不懂,她畫手她做手,她畫畫她畫女字邊的畫,她燒不同程度的灰燼,是她的房間,女子有一個自 已的房間。這樣,她可以書寫。閱讀。沉思。我想起小時候的房間,鞦韆吊在碌架床中間,被當作搖籃,門隙床底櫃裡成為遊玩樂園,大衣掃把成帳蓬,裡面空間 只容納我一個,那是我的個人私密空間,我的空間看上去好細,可我覺得很大很大,大得要在半斗居室內再蓋一個空間,容我在裡面書寫、閱讀及沉思,每個人對房 間的詮譯都很不同,但無可否認都是私密的,那裡的故事是屬於自己。
    牛房倉庫二樓本來就間隔了二個房間,從前樓下大倉是牛的暫居地, 看牛人就睡在樓上,而後來成為一個藝術空間,房間沒有了,變了一個二樓展覽廳,但仍給人很溫暖及親和的感覺,婉儀就是喜歡它古舊有房間的痕跡,好像一個人 好私密做自已的東西,將自己那片片段段,小小碎碎的東西融合,在創作當中的過程她更覺重要,她愛記錄那些步驟,那組仿女書的書,是她一針一線做的,牆 上就有着那過程中的小相片,書本的尺寸與女書們的自傳紀錄冊大小接近,可是打不開也沒有文字,好像是不被人們重視,它存在,但沒有人去關注,就像她拍下過 程中的那組小相片,我們不為意也沒有察覺它內在的意義,婉儀也不需要我們讀懂讀得明她的作品,她只是運用她喜歡的、細碎的、古舊的、女性的……她所關注的 一切元素,串連組合安放在一起,它們之間有關係的,有不的。但組合起來又很統一。
    “房間眞是一個太私人的地方,是表現自我意識的 地方,婉儀不斷的畫手,到後來進化到做手,對着自己的手,對着鏡子,對着相片畫,無意識地表現出自我癖,而素描是繪畫工具中最簡單的,最純粹的方法,她是 女性,她寫有女字旁的中文字,有意識的界別男女,無意間她在宣揚女性主義,雖然她從不強調。她喜歡拼貼,把畫女字旁的字在電腦內組合,放大縮小,然後貼在 盒外,貼在木上,貼在粉筆,貼在石上,將舊有的東西再用,給與。舊物再創作,思考它的可利用性,利用重覆拼貼去變化。那十幾張掛在最裡面的相框,看相不是 相,看圖不像圖,裡面的相片、圖畫及文字,都是一樣,有大有細,有清有模糊,有布有透明,不同組合給與再創作性,我們都是在重覆,將原有的東西不斷反反覆 覆重組再合。
    然而當你進入婉儀的房間,走進了私人的空間裡,你會發現你原來也存在,入口位的鏡子,你看它,它有你,不經意地觀衆成為房間裡的一份子,那鏡是鏡不是鏡,那手是手不是手,我們進入了一個虛實空間,簡單不過的在一條一條的線,和一塊一塊的色。
    施援程

 轉自澳門日報2011年10月4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