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房倉庫 / Ox Warehouse

牛房倉庫 Ox Warehouse

和隆街十五號 Rua do Volong, No.15

開放時間 Opening Hours12:00-19:00(逢星期一休息(Closed on Mondays)

郵寄地址/Postal address:澳門郵政信箱6303 P.O.Box 6303,Macau

電話/Tel(853)2853 0026 電郵/E-mailoxwarehouse@gmail.com

2006-04-19

我不在---周日開展!!!!

我不在--多元集體創作展



4月23日至5月14日

展覽時間:每日中午12時至晚上七時(逢星期二休息)

展覽地點:牛房倉庫












「我不在」集體創作展
激發觀眾自我探索

牛房倉庫的最新展覽「我不在──多元集體創作展」將於本月廿三日正式公開向公眾展示,該展覽由香港著名藝術家及美術指導黃仁逵,帶領本澳十三位來自不同領域的藝術家進行工作坊,並以「我不在」為主題共同創作,經歷了連續六個星期的工作坊集體創作而成。
是次展覽是本澳少有的集體創作展,蔣詩慧、洪旺海、關若斐、古英元、李銳奮、梁雅思、林月娥、 李尉鵬、莫志強、麥翠儀、戴碧筠、胡松偉和黃潔英等十三位分別來自攝影、繪畫、雕塑、設計、戲劇、舞蹈、文學等不同界別的藝術工作者,在同一個主題下互相激發創作靈感,由作品到展場設計都一起共同構思及討論,致力打破藝術界限和還原藝術家原來的「我」,探索出不一樣的創作方式;另外,展覽將凸顯展場的空間特性,觀賞者進入展場時需要穿越一條經特別設計的通道,尤如置身一次探索「我」之旅,以全新的角度觀看牛房倉庫的面貌。為了讓觀眾更瞭解整個展覽的誕生過程,展場外還會展示出個多月來藝術家的創作記錄、製作花絮及設計草圖。
策展人施援程表示,一般的藝術展覽,藝術家都是各自將已完成的作品放到展場中展示,而今次十多位藝術家卻是就共同一主題,在展場中從零開始一起創作,故此創作中所下的心思和時間都比一般展覽較長,經過個多月的共同合作和努力,展覽終於完成,希望能為本澳藝術愛好者和市民帶來一些新的刺激。

「我不在──多元集體創作展」由婆仔屋藝術空間主辦,民政總署贊助,展覽日期由四月廿三日至五月十四日(中午十二時至下午七時),逢星期二休息。免費入場,歡迎有興趣人士到場欣賞。查詢可電530026或瀏覽網頁http://oxwarehouse.blogspot.com

4月16日:我不在展覽佈展中

我不在-多元集體創作展
4月23日至5月14日


導師黃仁逵的一段話(節錄)

味道的發展空間

味道本身不是最終的目的,是要通過味道去聯想,這種精神是重要過技術上怎樣令觀眾真的臭到味道。如我放了一粒臭丸,但寫出"洋蔥"這個中文字,而令到你馬上聯想到洋蔥這種食物,那意思即是一樣,但這是以文字創作令人聯想到。如果你用另一種方法去令人聯想到洋蔥,那這種表達上直接過用文字,我個人對文字很懷疑,如文字是很好就不會有文學出現。


巴黎的空氣

我最近做一個櫥窗裡的裝置項目,題目叫"巴黎的空氣"。當然你可以做真的有一罐罐的巴黎空氣,但同樣的題目同樣的演繹出來那不好玩,如我想像巴黎的空間會有甚麼?是原本看不到無色無味,但我想給人看到的,並且有形狀有質感可以模到的,那會是甚麼?我聯想到巴黎鬧市的聲音,每個聲音都有形狀好像一隻昆蟲飛來飛去,但那昆蟲應是甚麼樣子?創作的思想過程會是這樣。法文裡有很多字都有重音符,我想像巴黎有很多人在聊天,那些重音符全都飛上天上,但字母沒有飄到天上,好像莆公英在空中飄浮一樣,那會是怎樣呢?那些東西的質感是怎樣的呢?如果是鐵會怎樣,綿花又會怎樣呢?最後我覺得那東西是白色瓷器會是最好的,但我不懂弄陶瓷又沒有燒窯,那我就要想辦法叫人教我及幫助我,慢慢這東西就由看不到變成可以看到的東西。但問題是究竟這看似蒼蠅的物體在天上飛來飛去,可以給觀者聯想到巴黎的空氣?除非你講給人聽那是重音符,並且不是只有法文有重音符符號。但我覺得都不重要,那純粹是我在發白日夢的東西,他們是否聯想到我要聯想的事都不重要。除非我認為很重要,用一堆文字去解釋,但那就會變得很沒趣,最後我就做了一件可以看得到的裝置,每件裝置的作者總有背後的意思,但他的意思和觀賞者的意念是沒有關係,我們在街上看到所有東西都不是為了給我看而存在,都是創作者認為要有而存在。最後我發覺原來我看巴黎天空最動人是來自我以前住樓頂房時的經歷,樓頂房有一個很斜的屋頂很細的窗,從窗口望出去會見到其它屋頂,並且全部都是灰色的鐵皮及磚紅色的煙囪,在屋頂上唯一會動的物件是不知那戶人家的貓,那些貓很優雅的走來走去,間中會在我窗口出現,我覺得那就是我要做的東西"巴黎的天空",上面是飛來飛去的瓷器,下面是將那些屋頂變成的另一種形狀的東西,那兩樣東西加起來給人看起來就會是一個風景,上面是一些白色很輕盈但又很容易碎,下面的東西會是甚麼?我就想相反的東西,想黑色很粗糙,但不是真的弄鐵皮那麼寫實的東西,我用鐵線連結成窗櫥般大,然後鋪滿黑炭,炭上有一些一節節但可以摺起的東西,這是我心目中的建築物,構成一組風景,但所有東西加起來,沒有人一看就會想到那些東西是我原來想的,但我不介意,因覺得它已經很好看,物料本身有對話,炭和白色瓷器,生繡的鐵和炭也很粗糙。為何我會想那麼粗糙,是因為那店裡的東西都很精緻,是不容許有那麼粗糙的東西出現,所以我就弄些粗糙的東西。我覺得那件裝置很好,但是否和觀者溝通到我覺得不是很重要,我相信看的人也不是很著緊,因為我不是要觀者一定要明白,即使你明白也不是非明不可的。像Frank在紙皮上加上鐵線,我認識你所以明白這是來自你的繪畫,將繪畫立體化,作了對線條的取捨,如Frank繪畫也會是這樣取捨,這是順理成章,但沒有看過Frank繪畫的人,就不會想到,那是不是會造成很大的傷害呢?不是,因觀者不是先想到Frank的畫才看鐵線,Frank的創作方式就是這樣,這是不需要強調之下會自自然然做出來,不堅持都有的東西就是「真」的你。

2006-04-17

我不在多元集體創作展:4月9日創作記錄

我不在--多元集體創作展

4月23日,展覽正式開始!!

展覽時間:每日中午12時至晚上七時(逢星期二休息)

展覽地點:牛房倉庫

4月9日創作記錄


9.4的工作坊,己經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大家要談落實的細節,大家都覺得可保留走廊的概念,這到底是什麼概念?展場的入口,設有一盞燈,觀眾進來後,其影子就會被投射到布幕上,而且是一個大大的影子,隨著觀眾一路步入展場,影子會漸漸縮小,至末端時,則變成約為一比一的影子,這譬如人的自我,原本是很大的,但慢慢地你接近發現一個真我,進入布幕後,就是一個以「我不在」為主題的世界,藝術家們會在這題材下自由發揮。

經過多次的討論後,大家對「我不在」歸納出幾種理解,
例如人來到這世界,受環境的影響,真正的我會越來越縮小,所以在現實世界中,這個本我也幾乎不存在了,所以要嘗試把它找出來。
另一種理解是,藝術家們忘記自己的身份和專長,例如我本是一個舞蹈者,或是戲劇演員,而嘗試在忘記自己的情況下去以另一種媒介來創作,這本就是我不在了。
另一種理解就是忘我去創作,策展人施援程譬如,例如小孩子,他們沒有社會的種種顧忌,會做他們想做的事,很坦白的,是有話直說,有什麼想做,他們直接的去做,因為他們不諧世俗,只會按自己的本心來做想做的事,是故「我不在」這個題目,有很大的發揮的空間。

今次工作坊談了很多實際上的細節,因為大家計畫今個星期天,應該有點東西與大家見面了。大家談到如何放映作品,如何播放音樂,如何擺位,如何處理氣味,尤其是氣味,氣味能勾起人的回憶,也增加人的聯想,例如嗅到魚腥味,大家都會想起市場來。還有如何處理那個布幕走廊呢?大家都花了很多心思。



由於展場的入口是那麼「重要」,所以若入口和出口都是同通道,會影響構思中的影子效果,所以一定要解決出口的問題,席間有人提出讓觀眾「逃窗而出」,到過牛房的朋友都知,牛房是一幢很古老的建築物,矮矮的,還設有大大的木窗,由木窗爬出去,不是不可能的奇想,一,可以解決出入口不重疊的問題,其二,讓觀眾「逃窗而出」,相當有新鮮感,而且也讓成年人重拾小孩子時的頑皮感覺。大家有興趣,都歡迎你們來一起頑皮一下,探索一下。

2006-04-15

本週六兩項活動取消

原定於本週六(4月15日)在牛房倉庫舉行兩個活動,分別為「從另類搖滾到音藝術─中國非主流發展概況」座談會及「中國電音前沿」音樂會,演出音樂人因工作關係未能出席,該兩活動將會取消舉行,如有何問題,請於辦公時間(12:00─19:00)內致電進行530026查詢。

2006-04-07

「中國電音前沿」音樂會

中國電音前沿:豐江舟.DEAD J

繼早前的「日本新音樂:中國巡演-澳門站」 後,牛房倉庫將為本地樂迷引進另一場風格迥異的音樂會:「中國電音前沿」音樂會。「中國電音前沿」音樂會將於四月十五日晚上九時於牛房倉庫二樓舉行,來自國內的前衛音樂人豐江舟和DEAD J將為大家呈現當代中國電子音樂的嶄新風格。除演出外,豐江舟更會於四月十五日下午四時在同一場地舉行「從另類搖滾到聲音藝術-中國非主流音樂發展概況」座談會,讓觀眾對中國當代另類音樂有更深入了解。

時間:2006年4月15日 (星期六) 晚上9:00
地點:牛房倉庫(澳門美副將大馬路與罅些喇提督大馬路交界)
票價:MOP$50(婆仔之友、邊度有書之友、全日制學生及六十歲以上長者,均可獲MOP$30優惠)
主辦:婆仔屋藝術空間
協辦:邊度有書、節點文化
贊助:民政總署、澳門霍英東基金會

售票處:

MOTIX總辦事處
澳門殷皇子馬路47-53號幸運神商業大廈七樓

文化廣場
澳門荷蘭園大馬路32號通發大廈地庫

边度有書
澳門議事亭前地永興大廈一樓A

牛房倉庫
澳門美副將大馬路與罅些喇大馬咯交界

LINES LAB
澳門果欄街 2─2E

網上訂票:澳門電子售票網 http://www.motix.com.mo/
香港售票點:阿麥書房 http://www.mackiestudy.com/

座談會:從另類搖滾到聲音藝術-中國非主流音樂發展概況
主講人:豐江舟
時間:2006年4月15日 (星期六) 下午4:00
地點:澳門牛房倉庫票價:免費

2006-04-06

日本新音樂·中國巡演-澳門站門票即將售罄

門票即將售罄!!!


日本新音樂·中國巡演-澳門站

吉田達也.河端一.津山篤

時間:2006.04.09(日)8:00pm
地點:牛房倉庫 (Ox-Warehouse)
票價:MOP80. (婆仔屋之友/學生/長者 MOP50)
(購票請洽: http://www.motix.com.mo/


日本地下音樂圈殿堂級鼓手吉田達也 (Tatsuya Yoshida),繼2002年與灰野敬二首度來澳,今年四月九號將再度獻技,不過合作對象換成日本迷幻太空搖滾樂團“酸母寺”(Acid Mothers Temple)首席祭司吉他手河端一 (Kawabata Makoto)、還有貝斯手津山篤 (Atsushi Tsuyama)。他們以這個特別組合,曾先後自1997年起四度歐洲巡迴,在歐洲新音樂界引起不少震撼。而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地方,是 整個演出把三人演化出來的七個不同組合精髓 盡情發揮,從清唱、戲謔式即興、前衛搖滾、民族音樂、吟唱詩人到太空迷幻,兩小時高密度即興演出,將一次過讓樂迷體驗當今日本地下音樂界的精華。

七個組合介紹:
Zubi Zuva X (Yoshida/Tsuyama/Kawabata)
現場演出片段

Akaten (Tsuyama/Yoshida)赤天
現場演出片段

Ruins Alone(Yoshida)單人廢墟
現場演出片段

Zoffy (Tsuyama/Kawabata)
現場演出片段

Shrinp Wark (Kawabata/Yoshida)
現場演出片段

Acid Mothers Temple SWR(Kawabata/Tsuyama/Yoshida)酸母寺
現場演出片段

Seikazoku (Kawabata/Tsuyama/Yoshida)聖家族
現場演出片段


中國樂評人顏峻對四月一日北京演出後的回顧:
昨天的演出看得人熱淚盈眶啊。less.. 是笑的。夏夏是感動的。飛機晚點,接到他們已經下午6點多。直接打車到南門,裡面老妖的設備還沒拉走。正交涉的工夫,吉田已經開始調鼓了,河端一已經把專箱舉到了舞台上……演出前,麻沸散和阿米巴拿來了一些樂器︰小提琴、中國大鼓、中國小打。他們晚上用了這些。第一個是已經有10年歷史的Seikazoku(聖家族),曾經出過一張專輯。即興、前進搖滾、歐洲民謠,段落之間構成大篇幅的曲折風景,浪漫和瘋狂都在自己的線索上發展,有時候攪拌起來。用采樣器裡的電子節奏和鼓音色攪拌,卻一點也不電子。很適合開場。第2個是赤天,akaten。吉田家附近的餃子館的名字。接觸式話筒,兩人用褲子拉鏈作秀,然後是牙刷,然後是相機……節奏和自由即興對話,瘋狂的幽默(媽的現下就用了”瘋狂“這個詞,后邊怎么辦),天才的樂感......

「我不在」創作開始了-4月2日工作坊

阿四:檳榔,除味道以外,可以用來製作樂器。
雅詩:用瓶裝著空氣,沒有進行添加的味道是讓人覺得最舒服。
松:清晨4至5時空氣的味道,透著淡淡植物的味道。
街市的味道。
Frank:咸魚,或可以引起參觀的人聯想的氣味,可以是很多氣味混在一起。
施:咸魚讓人想起老人。
Lam:老人院的氣味。
鵬:雨後的味道,水的味道。

施:這個展覽我們應以集體形式或是個人形式進行創作?
Frank:兩種也可以。
雅詩:可以是一個整體,但裏面有個各人有各自的創作。
松:這個展覽像一棵樹,而我們是枝葉,大家可以各有不同,像我們可以各自結出不同的果實,如蘋果、橙、葡萄…….等。
Cwai:我們停在談這個階段很久,就好像前幾次工作坊,我們不斷否決一些提議,我們應該先定一個主題。
雅詩:應該開始動手。
Lam:準備物料。




我們的作品
Cwai:我思考常常會走神,最後都會偏離主題,這件作品最初也是建基於「我不在」這個題目,但最後發展成與主題有所偏離,它由桌子的一點出發,後一點點地建立成一件作品,白色代表白日夢,就像我的狀態。



碧:工作坊每次進行到三分之二的時候便會肚子餓,想要去吃點東西,但卻不好意思說出來,所以便買餐具回來讓大家做些各自想吃的食物出來。





雅詩:剛開始的時候並沒有想到要畫畫,.想要用其他形式表現,我還特意準備了蠟燭和會發聲的東西,但一到要創作時便不自覺畫起來,畫的時候並沒有刻意想太多,一切隨心去做,其實正在試驗之中。

Lam +Frank:開始的時候由桌子去發展,想要從中有一些東西延伸出來,就好像樹根一樣,不過作品正在發展中,(Lam)其實想寫一篇關於氣味的文章,現正在收集資料。



松:從街市開始,是一些小時候的回憶,街市的氣味,還有街市裏水的氣味,其實街市有很多不同的氣味,隨著自己不停的行走,就會聞到不同的氣味,回憶就好像地圖,不斷在轉變,每個街市也有一樣的氣味。


四:一開始說要即興,所以便即興做了這作品,之後一直在梯子上做了一些自己也說不清的東西,但當Cora接到阿鬼的電話,說要我們創作時不要太自我,那便從此開始一直在魂遊。



古:椅子是為了給觀眾預備的,觀眾不在,等於椅子沒有了作用,而每次工作坊的都會坐在一起去討論,這次不用坐,所以便用椅子去發展鐵線是連結的意思,因為這次創作不止單單是自己的事,而是大家的事。


鵬+英:阿鬼曾給我們關於手的題目創作,手除了可以寫字、工作之外,原來還可以用來舞蹈,那不跳舞的話,其他形式又如何表現?其實手有很多可能性,可以加入很多其他原素。



B:沉思中

文字記錄:沈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