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房倉庫 / Ox Warehouse

牛房倉庫 Ox Warehouse

和隆街十五號 Rua do Volong, No.15

開放時間 Opening Hours12:00-19:00(逢星期一休息(Closed on Mondays)

郵寄地址/Postal address:澳門郵政信箱6303 P.O.Box 6303,Macau

電話/Tel(853)2853 0026 電郵/E-mailoxwarehouse@gmail.com

2006-04-06

日本新音樂·中國巡演-澳門站門票即將售罄

門票即將售罄!!!


日本新音樂·中國巡演-澳門站

吉田達也.河端一.津山篤

時間:2006.04.09(日)8:00pm
地點:牛房倉庫 (Ox-Warehouse)
票價:MOP80. (婆仔屋之友/學生/長者 MOP50)
(購票請洽: http://www.motix.com.mo/


日本地下音樂圈殿堂級鼓手吉田達也 (Tatsuya Yoshida),繼2002年與灰野敬二首度來澳,今年四月九號將再度獻技,不過合作對象換成日本迷幻太空搖滾樂團“酸母寺”(Acid Mothers Temple)首席祭司吉他手河端一 (Kawabata Makoto)、還有貝斯手津山篤 (Atsushi Tsuyama)。他們以這個特別組合,曾先後自1997年起四度歐洲巡迴,在歐洲新音樂界引起不少震撼。而最讓人津津樂道的地方,是 整個演出把三人演化出來的七個不同組合精髓 盡情發揮,從清唱、戲謔式即興、前衛搖滾、民族音樂、吟唱詩人到太空迷幻,兩小時高密度即興演出,將一次過讓樂迷體驗當今日本地下音樂界的精華。

七個組合介紹:
Zubi Zuva X (Yoshida/Tsuyama/Kawabata)
現場演出片段

Akaten (Tsuyama/Yoshida)赤天
現場演出片段

Ruins Alone(Yoshida)單人廢墟
現場演出片段

Zoffy (Tsuyama/Kawabata)
現場演出片段

Shrinp Wark (Kawabata/Yoshida)
現場演出片段

Acid Mothers Temple SWR(Kawabata/Tsuyama/Yoshida)酸母寺
現場演出片段

Seikazoku (Kawabata/Tsuyama/Yoshida)聖家族
現場演出片段


中國樂評人顏峻對四月一日北京演出後的回顧:
昨天的演出看得人熱淚盈眶啊。less.. 是笑的。夏夏是感動的。飛機晚點,接到他們已經下午6點多。直接打車到南門,裡面老妖的設備還沒拉走。正交涉的工夫,吉田已經開始調鼓了,河端一已經把專箱舉到了舞台上……演出前,麻沸散和阿米巴拿來了一些樂器︰小提琴、中國大鼓、中國小打。他們晚上用了這些。第一個是已經有10年歷史的Seikazoku(聖家族),曾經出過一張專輯。即興、前進搖滾、歐洲民謠,段落之間構成大篇幅的曲折風景,浪漫和瘋狂都在自己的線索上發展,有時候攪拌起來。用采樣器裡的電子節奏和鼓音色攪拌,卻一點也不電子。很適合開場。第2個是赤天,akaten。吉田家附近的餃子館的名字。接觸式話筒,兩人用褲子拉鏈作秀,然後是牙刷,然後是相機……節奏和自由即興對話,瘋狂的幽默(媽的現下就用了”瘋狂“這個詞,后邊怎么辦),天才的樂感......

「我不在」創作開始了-4月2日工作坊

阿四:檳榔,除味道以外,可以用來製作樂器。
雅詩:用瓶裝著空氣,沒有進行添加的味道是讓人覺得最舒服。
松:清晨4至5時空氣的味道,透著淡淡植物的味道。
街市的味道。
Frank:咸魚,或可以引起參觀的人聯想的氣味,可以是很多氣味混在一起。
施:咸魚讓人想起老人。
Lam:老人院的氣味。
鵬:雨後的味道,水的味道。

施:這個展覽我們應以集體形式或是個人形式進行創作?
Frank:兩種也可以。
雅詩:可以是一個整體,但裏面有個各人有各自的創作。
松:這個展覽像一棵樹,而我們是枝葉,大家可以各有不同,像我們可以各自結出不同的果實,如蘋果、橙、葡萄…….等。
Cwai:我們停在談這個階段很久,就好像前幾次工作坊,我們不斷否決一些提議,我們應該先定一個主題。
雅詩:應該開始動手。
Lam:準備物料。




我們的作品
Cwai:我思考常常會走神,最後都會偏離主題,這件作品最初也是建基於「我不在」這個題目,但最後發展成與主題有所偏離,它由桌子的一點出發,後一點點地建立成一件作品,白色代表白日夢,就像我的狀態。



碧:工作坊每次進行到三分之二的時候便會肚子餓,想要去吃點東西,但卻不好意思說出來,所以便買餐具回來讓大家做些各自想吃的食物出來。





雅詩:剛開始的時候並沒有想到要畫畫,.想要用其他形式表現,我還特意準備了蠟燭和會發聲的東西,但一到要創作時便不自覺畫起來,畫的時候並沒有刻意想太多,一切隨心去做,其實正在試驗之中。

Lam +Frank:開始的時候由桌子去發展,想要從中有一些東西延伸出來,就好像樹根一樣,不過作品正在發展中,(Lam)其實想寫一篇關於氣味的文章,現正在收集資料。



松:從街市開始,是一些小時候的回憶,街市的氣味,還有街市裏水的氣味,其實街市有很多不同的氣味,隨著自己不停的行走,就會聞到不同的氣味,回憶就好像地圖,不斷在轉變,每個街市也有一樣的氣味。


四:一開始說要即興,所以便即興做了這作品,之後一直在梯子上做了一些自己也說不清的東西,但當Cora接到阿鬼的電話,說要我們創作時不要太自我,那便從此開始一直在魂遊。



古:椅子是為了給觀眾預備的,觀眾不在,等於椅子沒有了作用,而每次工作坊的都會坐在一起去討論,這次不用坐,所以便用椅子去發展鐵線是連結的意思,因為這次創作不止單單是自己的事,而是大家的事。


鵬+英:阿鬼曾給我們關於手的題目創作,手除了可以寫字、工作之外,原來還可以用來舞蹈,那不跳舞的話,其他形式又如何表現?其實手有很多可能性,可以加入很多其他原素。



B:沉思中

文字記錄:沈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