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房倉庫 / Ox Warehouse

牛房倉庫 Ox Warehouse

和隆街十五號 Rua do Volong, No.15

開放時間 Opening Hours12:00-19:00(逢星期一休息(Closed on Mondays)

郵寄地址/Postal address:澳門郵政信箱6303 P.O.Box 6303,Macau

電話/Tel(853)2853 0026 電郵/E-mailoxwarehouse@gmail.com

2011-10-29

牛房劇季: 黑洞3


這位有著強烈個人美學的台灣小劇場前輩王墨林的作品馬上就要在澳門上演了 !! 

王墨林,被稱為台灣小劇場運動裡的一名『悍將』,為台灣小劇場裡一股中堅的不妥協力量,作品常被稱為『異端』、『前衛』。
這位台灣重要的小劇場藝術先驅者,亦帶頭發起行動劇場、環境劇場的演出。
1987年解嚴前夕,他在蘭嶼進行《驅逐蘭嶼的惡靈》的戶外演出,與當地原居民雅美族人共同抗議政府在此傾倒核廢料,這是台灣第一個結合環保示威與表演的『行動劇場』與『環境劇場』演出。
王墨林曾於1982年往日本東京,專門研究日本劇場裡的身體表演特質,他也一直把身體作為反體制的重要工具,在劇場裡實驗著種種不同的身體表演,包括行為藝術的演出與評論。
09年讀到他所寫的<台灣身體論>一書,就很希望他能把這種種對『身體』的深入思考與鑽研,通過作品展示予澳門觀眾,甚至可以與澳門演員通過排練實踐碰撞一下的話就更好了....
結果通過牯嶺街小劇場立群的努力,把<黑洞3>作為與『牛房劇季』合作的作品,讓澳門與台北的連線接通了。

如果你想看到具有強烈台北小劇場美學風格的作品,請不要錯過牛房的演出 !! 如果你想看『身體』的強烈敍述,更不要錯過<黑洞3>澳門演員的玩命之作 !!


牛房劇季: 黑洞3
台北牯嶺街小劇場-澳門牛房倉庫

這是記憶的破口被割開的時刻
一班弟兄們不停地痛苦吶喊與嚎叫
孤苦的靈魂彼此緊緊相伴,在近乎絕望的迷途當中
大半世紀了吧,他們沒想戰爭從未停歇過
還試著找著永不可能的方向與出口

為了這個簡單到近乎白痴化的世界,我們卻要付出高貴的生 命去愛它!


澳門牛房倉庫『牛房劇季2011
2011
1111–1113日(五日)8:00PM
票價:MOP80  MOP60 (早鳥計劃 : 15/10前購票 / 澳門全日制學生)
門票現於邊度有書、澳門牛房倉庫、連勝街47號窮空間 發售

台北牯嶺街小劇場
2011
114–115日(五六)7:30P M
11
5–116日(六日)2:30PM
票價:400元(10/10前購票75折).兩廳院售票 系統
www.artsticket.com.tw

《黑洞3》是台灣小劇場運動先驅者王墨林「黑洞」系列全 新製作計畫的第一部作品。在2011年版《黑洞3》,編 導王墨林繼《荒原》正視當前社會病態、追問解嚴遺緒後, 把視線投射到「軍隊」這個既充滿個人記憶又饒富普遍訴求 的對象,進而著想到民國四十七年八二三炮戰的幽暗情境, 而甫於六月落幕的台灣-韓國製作《再見!母親》,更讓他 確認了「亞洲」之於世界的深厚意味。《黑洞3》,是王墨 林「黑洞」系列全新製作計畫第一部作品。今年四月,曾應 邀首演於高雄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驚艷全場,同時與澳門 牛房倉庫進聯合製作約定,於這次台北與澳門演出時,加入 澳門演職人員,以深化雙城劇場交流。

這一次因緣際會,『牛房劇季』迎來了台灣小劇場的前輩王 墨林先生,在《黑洞3》的台北和澳門版演出中徵集澳門演 員和舞台技術人員,使本地的劇場工作者獲得一次難得機會 ,到台北跟隨王墨林和他的團隊,實地參與排練及製作。在 台北駐留的3個多星期裡,除了進行緊張密集的排練與4場 演出,並實地體驗到台北豐富的藝文生態。

『牛房劇季』期待演出不只是演出,同時也是一次旅程。
期待旅途上的風景,將為劇場、創作、以至生命,留下一些
不同的印記。


製作:台北-身體氣象館、澳門-牛房倉庫 
藝術總監:姚立群 
編劇/導演:王墨林 
聯合製作人:(澳門)李銳俊 
演員:顧軒、黃民安、王永宏、(澳門)張楚誠
舞台監督:瓦旦塢瑪、鄧湘庭、(澳門)郭楊蓉
舞台製作:許宗仁 
音樂設計:王明輝 
舞台設計:王永宏 
燈光設計:Divel 
影像設計:李靜怡 
攝影暨影像文本:許斌 
行政:張麗珍、(澳門)夏仲美 
執行製作:顧軒、(澳門)林俊熠 
文宣美術:張善學、(澳門)鄭志偉
錄影:陳中宇 

鳴謝: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籌備處、台灣技術劇場 協會 ( TATT )

贊助:台北市政府文化局、財團法人國家文化基 金會、澳門民政總署 IACM , 澳門特區文化局 ICM , 澳門基金會 Macau Foundation
更多資訊: 可於FACEBOOK 搜尋 牛房劇季: 黑洞

牛房倉庫
地址/Address:澳門美副將大馬路與罅些喇提督大 馬路交界
No Cruzamento entro a Avenida Do coronel Mesquita e a Avenida Almirante Lacerda Macau

開放時間/Opening Hours12:00 ~19:00 (Closed on Tuesdays)
電話/Tel(853)2853 0026
電郵/E-mailoxwarehouse@gmai
l.com
Blog : 
http://oxwarehouse.blogspo t.com

2011『牛房劇季』製作緣起

        『牛房劇季』是由莫兆忠2006年開始在牛房倉庫推出的一個劇場發表計劃。通過邀請,上演了新加坡、香港、台灣與本地的多個小劇場作品,令澳門小劇場演出一時有了興旺。
        今年由我臨危受命,想到的,就是一直以來的一個想法希望能上演跟『身體』有深刻關聯的小劇場表演,這使我馬上想到一個名字王墨林。
        這位有著強烈個人美學的台灣小劇場前輩的作品如果能來澳門演出就好了。09年讀到他所寫的《台灣身體論》一書,這種想法更強烈了,很希望能把他這種種對『身體』的深入思考與鑽研,通過作品展示予澳門觀眾,甚至可以與澳門演員通過排練實踐碰撞一下的話就更好了....
        結果通過立群的努力,把<黑洞3>作為與『牛房劇季』合作的作品,讓澳門與台北的連線接通了。
        一個演出可以讓我們走多遠 ?   
        這一次『牛房劇季』因為兩地的交流,使演出有了更深一層的延伸,在《黑洞3》的台北和澳門版演出中徵集了澳門演員和舞台監督,使本地有熱情於劇場工作的年青人獲得一次難得機會,走出澳門的工作環境,進入到一個外地的劇團裡,並能從台前到幕後都實際地參與工作。
        在台北駐留的3個多星期,除了進行緊張密集的排練與4場演出,並能實地體驗到台北豐富的藝文生態,吸納對個人成長來說一些重要的養份,日後要走更長的路。
        『牛房劇季』期待演出不只是演出,同時也是一次旅程。
        期待旅途上的風景,將為劇場、創作、以至生命,留下一些不同的印記。
                                                  (澳門製作人:阿J )

2011-10-23

冬季成人陶藝拉坯班(第五期)


冬季成人陶藝拉坯班(第五期)
 

成人陶藝拉坯A
名額:10
年齡:16歲以上
上課日期:1112日至123, 2011
上課時間:逢星期六3:00—7:00pm
*完成上述課程後,同樣上課時間,加設實習期16小時,於一個月內完成。
材料費:MOP$ 700.00(包材料及燒製)

成人陶藝拉坯B
名額:10
年齡:16歲以上
上課日期:1113日至124, 2011
上課時間:逢星期日3:00—7:00pm
*完成上述課程後,同樣上課時間,加設實習期16小時,於一個月內完成。
材料費:MOP$ 700.00(包材料及燒製)

*牛房之友及學生可享九折優惠,報名時須出示有效證件

報名及上課地點:牛房倉庫 (澳門美副將大馬路與提督大馬路交界)
報名日期:1031日起
查詢致電:2853 0026
辦公時間:12:00~19:00,逢星期二休息

工作坊由牛房倉庫主辦,民政總署提供場地。

2011-10-17



房間》/羅 婉 儀 



間,普通不過的一個名詞,用得多用得濫,俗氣得可以,而以為是某一種革命──都是吳爾芙(Virginia Woolf)惹的禍。或者,它的確有它存在的必然性。



四面牆壁。天花和地板。六個平面塊狀。加一度門成就七個面向。如果房間有窗……



有關房間,我看過梵谷(Vincent Van Gogh)的,我又看到了吉文(Gwen John)的,剛巧我看到兩位畫者畫自己的房間都沒有人在;沒有人,我(有點不好意思又興奮的)看望──我張開眼睛:看。我看畫的表面,我聽它的周邊,想 透畫的背後。我用眼,去想。用耳,去看。用心,去聽。我在房間的某一個位置看望,那是畫者設計好了的視點,而我以為我看到了他她的房間東西物事甚或知道她 他的秘密,而他她就在房間框外的邊旁,翹著二郎腿,抽煙斗,啖著茶,在看著我在看。

的確,呈現的看到的,不等如事實的全部。沒有看到的沒有呈現的,又不等如不是事實的一部分。但我需要一個房間──那是一個點。

八十多年以前,吳爾芙曾寫:“For most of history, Anonymous was a woman.” 也許,傳統西方(藝術)歷史中,女性大都缺席。她大抵在中心的側面,或左或右,在中心的後面,在中心以外之外,總之不在鏡頭畫面的中心。她沒有自己(的房 間)。她她她是中心:她她她被呈現的形象是理想化標籤化如愛和美的化身或被渴望的性感女神。上世紀六十年代,西方第二波婦女運動女性主義精神分析後現代思 潮等等的衝擊,好些女性藝術創作者呈現有關自己的經驗作為對傳統的挑釁:自畫像,自拍照,翻造老祖母的女紅刺繡,身體藝術,行為藝術,概念藝術,口述歷 史,女性書寫。她的故事她的形象她的夢想紛紛出籠。這是回拾女性的位置與價值的方向和策略之一。

我的創作策略與方向:我畫畫。我用鉛筆在紙本和布本上畫:那都是東、西方藝術的繪畫傳統。我用鉛筆,我愛它的工具簡單,它的運作私密;而它在西方藝術的邊 緣性,叫我又得要重新思考它的角色與意義。如此,我思考不思考,我天天畫畫。我畫手。我畫文字符號。我低下頭畫。我畫大的。然後撕開來。我也畫小的。然後 把它們縫起來。細絮瑣碎斷層切割重複。我畫。文字和手。性別定型的符號。早上午後和晚上。畫畫的時候,我沈默。很靜。那些日子,我就在一個房間工作。

我畫畫。我的心飄的遠。這樣一個假設:傳統文化以男性為論述中心。男性擁有話語權。女性是以男性的角度來定義;由是,女性是他(她)者。傳統男性敘事說故 事:起承轉合,邏輯理性,直線一二三四五六七,前後層次與高低潮,開始和結束,等等等等。女性在如此這般的男性敘事框架裏說話,她說的話就是男性的話語。 否則,她只得被邊緣化,沈默著。她的沈默或不能言說(男性的話語)這特質被看成是一種缺陷。女性充滿「缺陷」。人這樣認為。

我畫畫。我沈默的畫。我畫:一點。一條線。我的心飄的遠。伊利格瑞(Luce Irigaray)提醒我:要做為一個「她」者,她要(書寫的)(繪畫的)(跟他的)不一樣。伊利格瑞指出:女性的解放必須要改變經濟體系;由是得要改變 文化及其運作的機關,即語言。如果把不同語言表述的可能性開放出來,予以發展,如此,具男性特質的那種語言文化再也不能為所有事物定義,即女性的經驗也不 用以男性的語言邏輯來陳述。事實上,女性與其在這既定的框架內跟男性競爭,她應把她的位置從邏輯體系移出,擺脫男性的話語模式,向那被形容為她的「缺陷」 進發,凸顯那所謂女性的特質,開發那被遮蓋了的不曾被正視的女性語言,體現差異。

如此,我畫畫。我沈默的畫。我畫:一點。一條線。再一條線。然後另一點。我的心飄的遠。鄭明河(Trinh T Minh-ha)說:世界上早期的檔案館或圖書館都是女人的記憶;由口傳耳,由身體到另一個身體,由手到另一隻手。無怪乎亞媽亞婆亞?你我她長氣愛說話。 而且有時候囉囉唆唆絮絮不休吞吐重複語言不清。鄭明河又說:故事的視界是無盡頭的──無盡頭,無中間轉折,無始起,沒有開始,沒有停頓,沒有發展……那是 一個「瘋」女人的視界想像。換句話,女人(愛)說故事,女人的故事,得由她自己以她感覺自由的語言來書寫,「瘋」一點:即興。互動。變化。靈活。流動。隨 心。

我畫畫。我沈默的畫。一點。一條線。再一條線。然後另一點。我的心飄的遠。

女人坐在室內的房間已經百千萬年,今天,她們的創作力量,都都都已佈滿在牆壁上。我不得不再挪用我多麼想要擺脫的吳爾芙的話。是的,房間是一個載體。是 的,女性是一種身分。很多身分的其中之一。女性主義是一種生活態度。女性主義於我是一個策略,曾經。我知道,有時候,我不得不使用這這這身分。我不得迴避 這這這態度。但我想說,還有許許多多超越身分意識型態的東西,譬若物,料,工具,方法,形式,藝術語言,質感與味道,生命和死亡。我選擇繪畫,藝術是一項 (形式的)試煉。畫過了,就會離開。房間只一個過度。

 轉自訊報2011年9月30日 


房間──羅婉儀的繪畫裝置與延伸 A room – a drawing installation and beyond, by LO Yuen-yi

展期: 2011年9月24日至10月30日
Exhibition Period: 24 Sep – 30 Oct 2011
房間的設置,和消失
文:黃碧雲

 

儀見到我,還是有點意外的樣子,雖然我已經告訴她,來了,在新馬路,很亂。還是來到了,第一次,我在對面就猜到一定是這裡了,婆仔屋,牛房,叫甚麼也好,很藝術的小舊地方,我很少去。他們在小吃談笑,她送我入房間---也就是她的展覽空間,說,裡面有你見過的。

我想我當然會見過。她的房間。

     
我們在倫敦。她的房間就是她的廚房。睡的地方在樓上。我們在廚房喝茶,吃她煮的麵條。房子很冷。多年後我仍記得,很冷很冷,在房子裡要穿大衣的房子。我站在細小的客廳和她說話。
   
因為冷的緣故,到廚房就暖和起來。
   
她後來說在廚房見到我在下面球場跑步。頭髮揚起。那時候我們都留著長頭髮。
   
我以為我在說她,我見到你在下面球場跑步,頭髮揚起。
   
我真的見過,那一幅清裝女子,翹起腿,臉容換上婉儀的樣子。
   
她將這幅畫掛在廁所門上。在廁所我細細看這幅。
   
真奇異。我再見這幅畫,安好如昔,在一個場地。
   
我們都經過時間了。畫沒有。
   
我見過,我怎會沒有見過。十一年前,她做了一套布包書,書打不開她說是女書的秘密。但我從來沒想過書打不開。對我來說,沒有書是打不開的。    
   
它不過沉默。它沒有拒絕。
   
圖像原來是朋友替我們拍的劇照,我的腳,我以為承受眾多的腳嘿其實,很普通的一雙腳,在她的女字重疊。

是不是那時我們還沒有現在那麼老呢,我記得布的昏黃,但是簇新的昏黃,而不是現在的,已經褪色,斑駁暗淡的黃。

我拿起書,想,這些書比從前好看。   

因為我看過了,又再看到嗎?

但那一列布襆女字陰陽吊我沒有看過。粉筆捲字我也沒有看過。灰與破瓶我都沒有看過。

我也不知道她生活的一些部份。她去了澳門教書後我們便很少見,也很少傾談。

我沒有看過,但我知道。

我知道她父親的逝亡。她時常說父親。她的廚房其實就是她父親的藥行,都是瓶瓶罐罐。

我見到灰燼就知道了。那時她喜歡收集腐葉與骨。給我看她學做的,魚的標本。

焦木框架,我見過照片,沒有見過實物。

----
見過那麼重要嗎?我望著那一列重複的黑布包框。我見過和沒有見過沒有甚麼分別。

她的手。我見過多幅她的手的鉛筆畫,已經無法記得幾時了,可能她一直都有做。都在做同一幅畫----我還是以畫來形容。

我們從維多利亞站一直走,走了幾個地車站。我記得我說想有一架單車。她有一架單車。

她說女書,那時候她剛開始。她說把博士唸完就結束,我說好哇。

我們是因「女」而相識。到後來我面臨生命的困境,與「女」無關,不過是人的基本存在問題。

因此我對她的「女」沒有很接近。

我也曾經以為我需要一個房間,我們都讀過維珍妮亞. 吳爾芙。

但後來房間崩倒。我很少讀女性作家的作品。

所以來看這個展覽,我有一點猶疑。

到我見到那幾隻手的時候,我就明白,作品可以超越形式。

其他人都不明白,當有人說她的作品難以接近的時候,我想開口說不。但我沒有,因為這不是我說話的場合。這是她的房間,她的物。

我經過,觸摸,回憶。

那是幾隻石膏手掌。兩隻用長袖連著,一隻手心向天,一隻手握著一皺紙。

那幾隻石膏手掌是我和她一起做的。在西貢她的小房子。

那是我生命最難過的幾年。她把頭髮剪得很短,人很瘦,小吃偏苦,無味,我說你真像小尼姑。

能夠做甚麼呢,我們一起做面具,然後我說,不如你做手。

我們一邊談話一邊做,不是很嚴肅的甚麼創作,好像兩個女子在士多打麻將,或做甚麼找零快的女紅,我們小孩的那個年代,我見到的師奶們(當時師奶是尊稱,有正常家庭的才叫師奶,我記得有個跛腳女子,被人叫黃狗婆,其實她一點都不婆),都在打麻將,做家庭手工業。

或工廠女工吧。我記得我中學去做女工,在生產桌上就講賽珍珠的《大地》給工友聽。工友都聽得很入神,說好聽。

女工---師奶,分享手作的樂趣,或悠悠時光。

或者那些時間,和婉儀一起做石膏塑模,既是治療,也是學習。

但我們不過在談這談那,不時興起罵起人來,冇有攪錯,等等,最粗魯不過如此。直到可以見到日落。我們說收工了,下去喝茶,吃點小點,她那些寡色寡味的小吃。

我做的面具都扔掉了,我沒有想到她留下那幾隻手,還做成了一件一件作品。

女書不過是某村某落的成員之間,一種傳遞形式;正如音樂,地氈圖案,都可述說,都可承傳。

我見到這許多年的作品,慢慢生成一間房間。房間有門,有框,有打不開的窗口。我從來沒有懷疑過這間房間的存在。而當我們見到這一間房間,愈來愈完整,也因此,我也會視之為,房間也同時開始消失。

形式已經不重要。

我們說親密不是說部落的一種消失了的傳遞形式,我們說女容也不是說被複印在清裝女子之上的,婉儀的面容,我們說枯毀也不是焦木與骨灰。

我們說顏色也不是黑白灰。說空間也不是畫中的留白。

房間設置好,我們便不再需要房間。

如果藝術的終極是自由。經過美。

從可見之物開始。

 轉自訊報2011年9月30日